hz1app官网下载

李文华力气大,揉面的活少不了他一份。搓了快两一小时的面团,外面寒风在吹,他却光着个膀子还满身是汗。

这一说墓地,小风再这么一吹,冷不叮的身上就是一寒颤,“我怎么感觉有点冷。”

又冷又热的。

李文华同队的江森白了自家队长一眼,边添了根柴凉凉道:“队长,理就系寄己虾寄己。”

他们队长最大的毛病就是怕鬼,而且这怕鬼,还是来了夜影之后才开始怕的。

以前他们哪懂鬼这东西呀,来了夜影后,终于不用天天拼命,闲下来也不用担心分分钟会有人算计他们,这一轻松娱乐就捡起来了,他们一起看了几部鬼片。

好嘛,从此他家身材魁梧的李文华李队长,晚上不敢一个人上厕所了。

“噗~”龙七正好喝了口水,江森这标准的M国普通话一出来。。。

不多会儿,第一批的粥和馒头已经分发完毕,知心大哥哥般的卫长安也打听了些消息回来。

他这次不代表队伍,只是个人跟着过来。不只是他,还有南宫清那个13。

边往大桶里装馒头,卫长安边脸色难看的和大家分享:“这悦华基地原来的管理者,真不是个东西。

身体差的,老的幼的,都没撑住,现在剩下的幸存者全是年轻人。。。。。。年轻的,R嫩。”

张青源清新迷人

同样在装馒头的龙七手顿住,“啥意思?”

不是他想的那意思吧?

悦华基地里的食物,没匮乏到那地步啊!!

卫长安却是面露恶心的给了他一个‘就是你想的那意思’的眼神,“我们全灭了他们都是轻的,原来他们把剩下的幸存者当成了玩乐的工具,用食物来吸引那些饿得不行的幸存者,谁先受到吸引,就先动谁。”

卫长安有点反胃,咽了好几下口水才接着道:“还是当着其它幸存者的面动手。”

哪个被食物所吸引,哪个就会被当成食物。

所以他们给幸存者们递上食物,对方是饿得都快疯了想吃,可更怕的是吃的后果。

刚开始卫长安递过去的食物也没人敢接,他是把当初当老师的耐心全拿出来了,好说歹说,还拿出自己是夜影人的证明,这才让人终于壮起胆子接了馒头。

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个,看前面的人接了食物没事,其它人才敢慢慢的爬了过来。

听了卫长安的话,整个临时厨房里全默了。

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感觉,这种事,在场的还真全都听说过,甚至都见过。

不过一般发生这种已经没了人性存在的事,都是在食物完全没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发生。

没想到悦华基地这还没到那地步的,竟然会发生这种事。

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加快了手里的速度。

等七夜吧啦了‘王爷’的私库,又巡逻了一圈基地内部回来,幸存者们已经有一半都吃上了东西。

这么冷的天,哪怕只喝一口热粥,暖的都不仅仅只是身。

卫长安所了解到的事,众人都默契的没有告诉七夜,太阴暗太恶心了,他们夫人的耳朵就不该听到这种事情。千军万马

一夜不算平静的过去,天一放亮,基地外已热闹了起来。七夜本就做好收了悦华基地的准备,这运送幸存者的家伙可是备得妥妥的,上百辆的大巴一排排的已经停在基地门口等候。

【挤点就挤点吧,末世了,也没人和你讲什么交通规。】

只是一个晚上过去,两万人又锐减了三千多没撑过来。

他们来的太晚,有些人已经是撑到了极限,就算是你让他她吃饱喝足,就算是燃上火堆不用再忍受严寒,依旧有人没撑过这一晚。

熊熊的烈火之上,浓烟带着那三千的冤魂飘向远方,消失于天际。

这下李文华觉得更冷了,缩在座位上把自己用厚毛毯裹着贼紧,注意看,能发现毛毯在轻微的颤动。

悦华基地回盛城中间要经过两城,一个末世前总人口仅不到三万的小城X城,早已沦陷。一个是曾经的商业大城,交通中枢中转站N城,城内具体情况未知,据传同样已沦陷。

将近两万分分钟都能死给你看的幸存者,只百多的保护人员,直接穿越这两城,那特么是找S好不啦。

——绕。

“夫人,前面是个荒村,探测器探里面安全,是否进去休息。”

他们刚绕过X城,现在已经中午了,过了前面那个荒村后面是连绵数百公里的山道,中间没村没镇的,所以小黑才特意出声提议。

七夜打开地图,看着上面那绕圈圈般的山道,心情不是太美丽,隐隐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,感觉往这条路走,并不安全。

但在快到X城前,面对着X城她脑袋里的预警猛烈的响起,几乎是有个声音直接在她脑中轰炸——那里面不能走。

七夜一直对危险有着本能的直觉,所以她很相信这份直觉,当时立刻就决定走山道。

这现在又有要出事的直觉。。。

两相一比,还是X城那边给她的直觉猛烈些,“先休息,探测器多派几架出去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憨直的小黑没察觉到七夜隐隐的不安,指挥着龙七朝前方荒村方向驶去。

……

地图所示,这儿是个已经荒废的村子,可他们看到的,却是路边早已荒废的稻田中,独独一座屹立于黄沙当中的木屋。

“停车。”

“吱~”的车子离着木屋几百米外停下。

七夜这次拿出了开路车,队伍第一辆是她所坐的开路车,后面是上百辆的大巴跟随。

她这车一停,后面跟着的也立刻停下,百辆大巴何其壮观,俯视的话,看下来如条白龙盘旋于山道当中。

只是这时没人理会此等壮景。

在开路车上的三人脸色是一个比一个难看,前方这栋独立的木屋太过诡异,诡异得让他们已经全身汗毛倒竖。

木屋,本就不是坚固的存在,风吹雨当中,怎么会还能有这么新,除非是有人对木屋进行不断的翻修。

可这儿农田荒废,已成黄沙一片,就是离得近的山上也没有了绿色,怎么看这儿都不是个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。

四周一片荒凉中,中间独自立着栋明显有人住的木屋,这能不让人觉得诡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