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色又黄app

在流浪的孩子离开后不久,安南就直接干脆利落的收起了手中装样子的书。

他原本也没打算看……

只是要做出一副“我很忙你们不要烦我”的样子,免得这些玩家没事就凑过来尬聊,想要从他这里套个任务什么的。

你问我干嘛,我也不知道该干啥啊?

安南叹气.jpg

他给自己泡上一杯茶,拿来一盘坚果糕点,关上大门点上灯,美滋滋的靠在了床上。

虽然凯子萨在地下室里熬夜肝药剂,自己在这看着直播吃着点心,让安南隐约感觉有些不安。

可能是他心中那已经变得异常稀薄的廉耻之心正在拼命挣扎吧……

但安南最终还是愉快的打开了直播。

“……咦?”

他这才意识到,酒儿似乎在一个他没见过的副本中——

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蒙雾少女无比清秀

酒儿喘着粗气,靠在墙边警惕的向后望着。

她这次使用的,并非是阿莫斯的身体。

而是一具大约五十多岁、面容枯槁的流浪汉的身体……

这是谁?这是在哪儿?

安南有些讶异。

他快速的翻了翻历史弹幕,又把酒儿的直播录像调取出来,用弹幕作为坐标、跳着看了一会,就很快恍然大悟。

安南就明白了过来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:

酒儿从噩梦的第二层中,进入到了这个关卡中。

这个理论上,在整个噩梦中最简单的关卡中——

其名为,画廊:饥者群宴。

进入这个关卡的方式,其实也很简单……只是被大锤哥在后面追赶,很少有人能冷静下来思考而已。

酒儿意识到,那个西红柿可能是关键道具。

但是根本拿不到……而如果进入下一层,可能又回不来。

换言之——能拿到西红柿的东西一定就在这一层。

于是她将那个染血的风衣披上之后,折返了回去。

——是的,她回头了。

见到被大锤砸开的墙壁裂缝,酒儿直接走了进去……也就是通往第三层的“画廊:艾蕾·莫里森”的入口那里。

在最里面,她找到了一把染血的长匕首。

然后酒儿再度折返回去,发现拿着匕首的情况下,西红柿是可以拿走的。

她原本想要这样进入到第三层……但在弹幕的高强度整活下,她第二次折返了回去。

这次,在那个通道的尽头,似乎是没有什么东西。

——但在酒儿拿着匕首和西红柿的情况下,她走到坠落的吊灯那边时,之前这里的死亡fg就移除了。

昨天的玩家,也有人试过这个。

但在他们没有西红柿的情况下,回头接近坠落的吊灯,只会被吊灯下面的无数影子拖进去、被破碎的吊灯切成碎片。

然而酒儿拿着西红柿回来的时候,它们却没有出现。

之后,她再靠前一点……就触发了CG。

正巧酒儿这边在进行追逐战,没什么营养……

“……过场CG还是要看一下吧。”

安南毫不犹豫的把录像中的CG部分调了出来。

和之前自己经历CG不同。

安南现在是以第三人称越肩视角,观察着画师阿莫斯。

只见身披染血白袍的阿莫斯,一手拿着西红柿、一手拿着刀,在无数肖像画的注视中,缓缓接近到摔落的吊灯旁边。

他的步伐有些踉跄,但没有第三层那么惶恐。

安南看到,他凝视着吊灯下面、喘着粗气。

就像是在看什么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一样。

终于,他低声叹了口气: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他说着,用颤抖着的右手、拿着小刀将手中的西红柿慢慢切开一条缝。

直到这时,安南才注意到——

那个格外红润的西红柿里面,满是鲜红的血浆。

它像是喷泉一样,源源不断的往外涌着血——阿莫斯用微微颤抖着的左手,将它高高举起。

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流下,滴在地板上。吊灯下的阴影像是活物一样,不断低声啜饮着地上的鲜血。

那西红柿中盛放着的鲜血,远比它本身的体积打出数十倍。仿佛是数个成年人体内的部鲜血一样……

终于,西红柿渐渐干瘪了下去。

在最里面,躺着一根舌头。

舌头与切成两半的西红柿的皮,仿佛形成了一张嘴一般,裂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安南再度听到了……少女低沉的笑声。

与他在第二层时,被大锤哥袭击之前,听到的那个笑声一模一样!

只是这次……笑声无比清晰,仿佛就在自己身后响起一般。

地上的血,也终于被吊灯下的阴影完洗干净……

不,没有完吸干净。

还有些许很少的残余。

这些残余的鲜血在地上蠕动着……组成了一串断断续续的单词:

“看……你……背后……”

阿莫斯哑着嗓子,断断续续的念道。

随即,他有些惊慌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他哆哆嗦嗦的,下意识的回头望去。

只见自己刚刚走出来的走廊尽头,正放射着令人不安的血红色强光。

而因为吊灯坠落,变得昏暗不清的墙——那挂着肖像画的墙,也蹭到了一些亮光。起码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肖像画的程度:

只见身后那些男女老少面带诡异笑容的画像……

不知何时,都变成了阿莫斯自己!

都变成了在昏暗的环境下,面带惊慌之色抬头仰望的阿莫斯自己!

就如同现在一样!

就如同墙上挂着的不是肖像画,而是无数镜面一样——

但与镜面不同的是,在那无数自己的肖像画中。自己背后,还站着一个沉默的、面目狰狞低头看着自己的高大男人。

……亦或是,这的确是镜面。

阿莫斯待在原地,愣愣的看着那无数镜面中,那个手持铁锤的男人,缓缓将铁锤举起。

这时,所有的肖像画开始燃烧。

浮现出一圈焦痕,烧尽了表层的“阿莫斯与大锤哥”,露出了底层的另一幅画。

那是一位位衣衫破旧、面容枯槁、皮肤粗糙、身材异常瘦弱的流浪汉。

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对生活的绝望。

以及对探入到画面中的,向他们伸出的一只白净而整洁的手的希冀与感激。

在阿莫斯与其中一位流浪汉四目相对的瞬间。

他感到有人猛然拉扯自己的手。

整个人跌跌撞撞向前走了两步。

而这时,周围画面突然变动。

主视角就变成了一位流浪汉。

而身着体面笑容温和的阿莫斯,就站在“自己”面前,向自己身处了干净白皙的右手,做礼貌邀请状。

与在“画廊:艾蕾·莫里森”中不同的是。

他棕色的卷发中,夹杂着一缕漂亮的金发。

他的一只眼依然是那深邃的湛蓝。

——而另一只眼,则变成了漂亮的、宝石般清澈迷人的幽绿色。

“你好,先生。”

阿莫斯·莫里森有礼貌的,再度重复了一次自己之前的话:“我可以出钱雇佣你……成为我的模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