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止app打开另外一个app

“那就好,我还担心妮妮会用不上。”

苏生之前真是这般想的,不然早就拿出来给妹妹了,就如他在武道修行上,永远都学不会妥协,强势的男人从来都不会低头,除非站在面前的是一个漂亮女人。

至于说拿到拍卖会,他也不担心最后出现失误,因为盾牌在他手上,退一万步说,就算被人拍了去,他不是还有三道先天光辉吗?

哪怕没了,太虚宫主人还在啊,没准可以发展成长期饭票?

“谢谢你能这么为妮妮着想!”

蓝玉玲也站在师父的角度来表达感谢,即便玄天宗这是会在拍卖会上大出血,但宗门的未来更重要,其余都是旁枝末节。

“谢什么,她是我妹妹,我苏生,就只有这一个妹妹。”

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,倘若老父哪天带回一个私生女,他也不会认。话说,老父不知道又到哪里浪去了。

“苏哥哥!”

曾妮无比感动,觉得胸口堵得慌,她在这世上,也只有一个哥哥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他刚想去碰红酒杯,身体立时就有了反应,控制不住的咳嗽,这是要逼着他戒酒吗?

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

等等,他好像没说到重点,还好反应得够快,差点就被蓝玉玲套路了,果然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女人,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中招。

“那个玉玲姐,我准备在拍卖会上放十件拍品……”

他抓住机会,快速把准备好的托词说了出来,这次不能让你跑掉,都已经搞定了九件,不能破了他的不败纪录。

“所以,现在还差一件缺口,就由你们玄天宗提供一件啊。天剑宗都投了,你们如果不跟进,岂不是显得太弱势,你可是天下第九的蓝仙子啊!”

他也没有太好的忽悠办法,招式用老,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用真心去感化。

蓝玉玲眉头一挑,果然,你这顿饭,吃起来不会那么轻松,竟然是想在她这里占便宜,能与先天光辉同等级的宝物,哪怕是要差一些,那也是旷世奇珍,不是说想拿就能拿出来。

“还玩一诺千金?”

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,带着明显的调侃,本仙子现在不吃你这一套,也不接受激将法。

“当然,如果你接受的话,我再给你一个承诺,又如何!”

苏生说得大义凛然,这时候脸皮要厚,而且气势不能弱,不然事情肯定搞不成。

“不用了!”

蓝玉玲摇头,伸出筷子去夹菜,饭我吃了,但你的千金不要。

好吧,如果是一般人,这时候肯定会尴尬,但苏生是何许人也,素来有急智,脱口就道:“玉玲姐,你看这样如何,换一种方式,你私人友情赞助我一件拍品如何,给我撑场面,以我们这种姐弟关系,一件随便的宝物而已,你不会拒绝的对吧!”

“你……好无耻!”

蓝玉玲直接说出了这话,因为这个苏生跟她接触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,即爱惜羽毛,容不得半点面子受损,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。

但也可以瞬间化身为无赖,脸皮之厚,奇葩!

“玉玲姐,话不能乱说,我可是真心把你当我家姐。”

这话苏生不是在乱说,他的姐姐虽然不是独一无二,但也真心没几个。

“你不会见死不救吧,我都已经夸下海口,就差你这一件了。”

苏生再次用了新的战术,如果还不行,他再找别的办法,反正就是要把事情搞定,这顿饭的成本不能白花吧,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好吧,他没有那么小气,最重要,是要把拍品搞定,下午他还得把宣传册完成,才能广发英雄帖。

“你这是在求我?”

蓝玉玲其实既然来了,就已经做好了要赔本的打算,只是不能让这小子轻易得逞,不然还会有下次,下下次,索求无度,她顶不住的。

“差不多,江湖救急!”

苏生自我调节的能力很强,在姐姐面前,他也不用保持强势,谁还没个服软的一面,就算是打仗,也有战略性撤退可以选。

“准了,我私人拿出一件宝物给你,但你要还回来,暂借!”

蓝玉玲露出了笑容,她这是终于胜利了一次吗,虽然被套路了一次,但还是很开心,而且是借出去的,她不吃亏的呢,大女人也有小女儿的心思。

“那肯定要还的,咳咳……现在就能给我吗?有点着急!”

面子都搁别人手上了,他还有什么放不开的,真男人,不用多解释!

“没带,谁知道你请吃饭,居然是要东西!”

蓝玉玲再次挑了挑眉头,不会那么容易,他就妥协。

“咳咳……有图片,信息什么的吗?急用,今天就要宣传,我会在宣传册上,表达我个人对你的感激!”

这不表白,只是为了搞定这个被他一诺千金,诺聪明了的女人。

“你啊你!”

蓝玉玲摇头,但还是妥协了,说:“过会我让宗门把信息发过来,东西放在宗门,最快也要晚上才能送到,明天给你吧!”

“没问题,来,玉玲姐,我敬你一杯,以后,我让你做我姐姐!”

苏生感觉有点放飞了,但总算解决了难题,这就是最好的情况,值得喝一杯,而且如果连红酒都不能说了,从此戒酒,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?他不是真的要当闲鱼,要的只是生活状态!

“谁稀罕!”

蓝玉玲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还是举起了酒杯,轻易不喝酒,举杯必然是心甘情愿,没人可以强迫她做什么。

“叮!”

苏生有一种错觉,在和一位真正的仙子在碰杯,人间王就是要有这样的气场。

“叮铃铃!”

刚放下酒杯,终于等到了冰山的电话,还以为这个亲吻过他胸口的女人,真的就这样躲着了,到饭点终于想起来了吧!

“苏生,你到饭店了?”

“呃,你怎么知道?”

苏生看了看郑梅,不会出现判断了吧,梅梅你可是我的人啊!

“还请了蓝仙子?”

“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他更懵了,消息为何如此精准,他忽然间没了安感,还可以如以前那般出去浪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