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色视频

两女飞快跑上去,至于楼下,一目了然,看过了,没发现踪影,也没看出苏生有回来过的痕迹。

唐子君来不及多想郑梅是怎么发现家里有人来过,她现在满脑子都期望这会苏生能躺在房间里睡大觉,之前说什么要出去武剑,不过是在开玩笑?

“苏……”

推开男人的房门,里面带着一丝凌乱,但整洁无比,苏生根本就不在家里。

郑梅事先都知道了情况,是奔着查线索,所以非常冷静,瞬间发现了异常,指着窗户说:“快看,窗户是开的,他很可能又从这里跳下去过。”

“咦,还真是!”

唐子君眼神一亮,她也动了同样的心思,就算人不在家,但可以判断他回家来干什么,不然真的很难解释,苏生为什么要玩失踪。

你要出去没关系,好歹也要带上手机,可以方便联络吧,就算不联络,你能带上钱吗,没钱吃饭会饿肚子的。

“我看看他带什么东西了。”

唐子君瞬间化身为侦探,还让郑梅帮忙勘察现场,很快她们看到了苏生换下的衣服,就是之前从山庄里离开的那一身。

而且唐子君居然在经过勘察后,说道:“他少了一件体恤、牛仔裤、运动型,还有几条小裤。看来是真的要去悟剑,没有多带哪怕一件衣服。”

郑梅诧异了,有点吃味的说:“子君你也太细致入微了吧,这样都能看出来他少了什么衣物,连裤头数量你都知道?”

文艺少女老街怀旧触动你心

唐子君也发觉好像有点过于了解关注了,她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能记住苏生所有的穿着,这时被问起,只好找借口说:“都是我买的,大概知道点,他自己就这么几身旧衣服,少了什么很明显。

等等,还有一个地方我要去看看!”

她说着到了衣帽间尽头,抬手拍在金属台面上,在郑梅更加惊讶的神色中打开了苏生的隐秘储藏室。

“这里面是,我老板的私人宝库?”

郑梅脚步有点发虚,她这样走进来,事后会不会被打,万一罚她另外去接任务,把她踢出小队,那后果她承担不了。

但看都看到了,这些都是苏生的私人物品,有勋章,还有她有些都见过的战利品,这是代表着老板身份的地方,擅自进入就是在变相的泄密。

“对啊,他的小金库。不好,他这里少了好多武器,好几柄刀都见了,他不是去悟剑吗?那干嘛还要带上刀!”

唐子君的智商很高,她对自己的定位从来都是智慧的企业家,习惯从考虑局出发,所以很快发现了疑点。

“这消息很重要!”

郑梅当即在想办法支开唐子君,她赶忙把这边现场的情况汇报上去。

所以两人很快出了小金库,等唐子君拍手关了密室门之后,忽然灵机一动,说:“郑梅,你来试试,看能拍开门吗?”

“我?”

郑梅因为急着汇报,所以没多问,抬手就拍了上去,然而根本就没有变化,她不信邪的拍了好几次,手都拍红了,对面的墙依旧好好的。

唐子君嘴角忍不住上扬,她就知道苏生不可能愚蠢到设计有漏洞的密室开关,原来不是谁都可以打开的啊,但她却可以,这是无形中送给了她的信任礼物吗?

郑梅不难发现这个冰美人那压抑不住的小得意,她现在后悔了,就不该来这里,因为她才来多久,都能感觉到老板和这个冰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,那是一路在往她不想见到的方向发展。

好像她的到来,还造成推波助澜了,起了反效果,就如现在,这堵她拍不开的墙,白白的,无形表白,最为致命,是女人的毒药。

等到郑梅刚找到机会把这边的情况上报完,唐子君忽然急忙跑下楼大叫着:“我的惊虹不见了,苏生他带走了我的剑,那是送我的礼物,他好像是在为我去创什么剑法。”

“我不听,我不要听!”

郑梅触不及防的被撒了狗粮,可却还得把这则消息上报。

当刑天收到第一现场的线索资料时,连夜奋战分析的情报专家们都卧槽了,厉害了我的阎王大人,合着你为了给你家那位冰美人创剑法,愣是折腾了我们大半个刑天战队的精英。

如果不是打不过,非得拉你去参加一场男权主义的洗脑培训!

然而话虽如此,苏生失踪后,第一次出场就斩了对手一剑,让天下第九的蓝玉玲口吐鲜血,有卫星照片为证,瞬间让刑天的知情者心有戚戚,我骄傲,我自豪。

“哒哒哒!”

薛丽踩着高跟鞋,举着开启了电筒模式的手机,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包里的防狼喷雾,这条道路,她只有半天的时候走过两次,然后就再也没走过,宁愿从另一个门多绕几倍的路程,因为这条路上一个人都见不到,让人瘆得慌。

但今天她却意外要从这条近路赶回家,实在是忙了一天太累了,要赶紧回到家休息,明天她是早班,可以预见肯定又是超忙。

她都没想到新产品上市会这样火爆,而且她还运气好,不仅在今天上班时,收到了门店新的薪资职位结构,意味着会增加收入,缩短试用周期。

还遇到产品大卖,确定了这个月她也有门店整体分成奖励,可让她更羡慕的是,那些老员工居然可以在下次发薪水时,拿到整整七个月的工资,其中六个月是苏代表特批的巨额奖励,真的是超巨额,超大手笔。

可惜她为什么才刚来,还是实习生,已经问过了,通知上面明确说了巨额奖励不包括试用期的员工。

想着这些事,她加快脚步,走过前面转角就到租住的地方了,一栋待拆迁的大院子,这边是后门,她有钥匙。

“啊!”

忽然间她的电筒光照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,靠在墙角边上,一动不动,死活不知。

薛丽嘴里发出了惊叫,转身就要跑出这条封闭的巷子,但忽然手机一晃,灯光照到了那个人的脸,瞬间薛丽又忍不住惊叫起来。

(本章完)